故事书写传奇人生

忘记密码

深圳打拚记 之第9篇—夜游笔架山公园

2014-04-26 22:44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749 views 我要评论评论关闭 字号:

导读:小杨已经来深圳有一些时日了,设计这份工作白天压力太大,晚上能早些下班也就不想再去想任何关于平面设计方面的事情,晚上七八点钟的在笔架山公园这里的人真的多,公司几个住笔架山边上出租房的同事有事没事就喜欢在笔架山公园下面的草坪里坐一下,聊聊,天南海北的胡扯一番,末了大家还去爬下笔架山。

一伙平面设计的文艺青年下了班还真不知道做什么去。

吃完广告公司特有的加班晚餐,大家伙在老板走人后,觉着今天的事情做得差不多了,就开始想起是不是要去找个凉快的地方去纳下凉,吃饱了的夏天(深圳这边一月份都有可能要穿短袖)感觉非常酷热,如果回到那个已经被晒了一天的出租房,那估计会热死去,所以大家都想在外面去溜两圈。

深圳是海洋性气候,昼夜温差大,白天好热,晚上还是凉快,但也不是房间内,因为房子吸热的,还是要到公园里坐坐,大家一伙人有的夹着拖鞋,有的背着凑的钱买的啤酒,这是快乐的事情,坐在那夜色的微风吹来拂面,可以将夏日热气吹散些的凉气,真的感觉不错。

路边人群攒动,笔架山下那特有的人文景观真的数不胜数,各种石凳及木条凳上都已经坐满了人,进入笔架山公园几个大字的门槛,里面一片好大的草坪,范围太大,小杨他们几个人就往草坪的深处走去,越往里走,人越少了,所以找了一个清静些的地方。

“嘿,这里有一个滑雪场。”小杨指着一个好大的仓库,那里好大一个广告牌,上面有滑雪的招牌,小杨最喜欢滑冰了,大学时曾经几个暑假都泡在溜冰场里玩。

至从他们经常来这里,只看到关门。不过有一个在深圳已经待了两年的设计同事说原来看见这个地方开放过,要150元一张票,好贵的。

大伙每个人拿了一瓶啤酒开始喝了起来,当然有些冰。如果坐在草地上不来些啤酒,那么就感觉非常难受了。

“昨天说到你老家要来一个女朋友了吧。”有人策另外一个人。

小杨这广告公司是狼多肉少啊,没有一个女人。想找个对象那也是不可能的事,还要加班啥的。小杨很是羡慕这个同事,女朋友就要来了,多么幸福,这么无聊的夏日,有女朋友陪伴在身边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咕咚!咕咚!咕咚!”,几个单身汉一起干了一大口啤酒,如果说大学时喝了一杯啤酒会让自己踩在海绵里的感觉一样,那么现在喝三瓶啤酒都没有感觉了。只是好像越喝越渴的感觉,但是喝下去,那种冰凉透彻心房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可是这种清凉感很快就过去,接下来就是有种烧心的感觉,这必须要再来一口啤酒来浇灭这夏日的苦渴。

大家伙聚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今天的风也好像没有了,大家白天都感觉累了,坐在电脑前面一整天,不停的做着平面设计,那电脑上改来改去,眯着眼睛不断的修改,还要跟客户对接,有些客户喜欢按照自己的意思改,你也说服不了他,遇到这种非专业的客户真是倒了胃口,改起头都是痛的。

“呼~~~”一个来自中原的同事吹起一种好响的口哨声,这声音刺破了这苦夏的夜空,从笔架山里传来了好几次回声,穿过这山脚下广阔的草地,大家伙有些人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有的人则好像吓了一跳,有人还学着样子吹起了口哨,可是如何都吹不响。

“呼~~~~”小杨也吹响了一声更低沉深远的口哨,这口哨还是当年在读高中时在学校里跟同学学的,两个手拿在一起,做捧水状,两个大拇指并拢但留一条吹气的缝,这种口哨好低沉,但像一个闷雷一样,雄浑有力,更加有惊醒的作用。

转眼就深夜了,大伙走的走,最后只剩下小杨和小李了。

小杨和小李就租在得不远,两个也经常走动下,毕竟在外地,出外靠朋友嘛,大家有些时候也一起下下馆子,吃吃饭。也还挺好的。

小李喜欢自己在外面接些私活做做,涉及到一些印刷和户外广告资金不够,也经常向小杨借钱,小杨二话不说,一千两千的借给小李,小李也到了月底也按时归还。

所以两人还是走的比较近的,也经常买些夜宵在出租房里吃。

“兄弟,在想什么?”小杨用手抱住头,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几颗亮闪闪的星星挂在墨蓝色的天际,有些神秘,草地的硬扎有些像钢针穿过那T恤,不过适应就好了,忘记这种粗糙的微痛也能过得去。

“你说我们到深圳来干嘛来了?”小李有些帐然的说着。

“打工赚钱养家糊口呗,说高尚点就是为了设计理想。”

小杨知道小李想回家了,因为家里还有女朋友等着他,如果不回去,那么女朋友家里的早就催着女朋友结婚了,已经给她相过好几次亲了,小李急啊,可是才毕业的小伙子能有啥钱,所以就来到深圳打工赚钱来的。

可是一个做平面设计的在深圳能赚多少钱呢?大家都是怀着一颗火热的心,听着高薪的传说来到了漂亮美丽火热的城市,可是大家都拿到几个钱呢,应聘的时候,一个平面设计的岗位,就有几十人在争。拿企业美工来说,1500一个月的人都愿意去干,中专毕业的小女孩求着招聘的人。小李站着边上心里一股说不出的心酸,好不容易找到了几家广告公司,那可是肉搏站,老板让大家坐一圈,让大家分别阐述自己如何承接一个设计项目并且表达自己的观点,那个阵势,好像选美一样。小李和小杨也经历了这一场,终被一家广告公司给录用了,做设计,要准备一台笔记本,随身携带,上门直接做设计,当场就改,因为老板的意思当场能敲定方案,把准备好的合同一签走人了事是最高境界,可是小杨和小李那可都是新手,刚开始两三个月才做成一个设计单,虽然也是大项目,可是那可是加了不知道多少班换来的。赚个血汗钱不容易啊。客户是很挑的,当然对自己的设计水平的提高还是很有帮助的。

小杨拿着啤酒瓶跟小李的瓶子碰了一下:“兄弟,我敬你!从你身上我学到了不少关于设计方面的技术,特别是coredraw,原来我还真的是个白痴,以为自己原来在内地是第一的高手,可是来深圳后,发现深圳做设计的高手还真的是多,特别是兄弟你,那软件玩得真是神啊。”

“呵呵,恩,软件如果不研究透彻,那你做设计就会很麻烦,肯定会做不好的。有些软件技术如果没有人指点,真的,一两年可能还是停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解决。想当年我也是有高手带着做设计的。”小李若有所思的,小杨从他脸的上那有些发呆的表情感觉到他又回到了那如火的刚来深圳打工的日子,正像小杨才来深圳不久那打工的日子一样难过,当然每个新来深圳的人肯定是要适应一段时间的,就是这一段适应的时间需要好长的适应期,但根据每个人的体质来决定这个时间的长短了。

“唉,如果我家里有钱,我就不会来深圳了。”小李又仰头猛喝了一口啤酒。

“哦!~~~~”小杨仰望那无穷的天际,天空里是蓝黑色的,上面挂着若干个星星,这种感觉很飘眇,也很无奈的感觉。

“当时,我一个女同学跟我很好,是我的女朋友,但是她父母不同意她跟我好,因为我没有钱,不能买房买车,没有安全感。”小李又有些纠结于这种往事不堪的情感中。

“兄弟,别想太多了。”小杨关于这方面情感的话题,还是经验不足,不知道如何安慰小李那曾经的伤痛。

跑到深圳去的人哪一个不都或多或少有些故事呢。原来记得一些朋友说来深圳有好多三逃人员,什么逃婚、逃难、逃罪的人,很多。小杨试着对号入座,小李属于哪一类呢,没钱没实力情感受挫,从一场感情的纠结中逃离那敌不过金钱的脆弱的爱情来到深圳打拚。也许此类人也是很多的。

小李平时很努力,不管是什么设计活都抢着做,最早来公司上班的是小李,最晚走的也是小李,那桌面上的设计单是一堆一堆的,领导也非常喜欢小李,因为小李不怕困难和麻烦,啥平面设计的难活都敢接,没有星期六星期天,这个也许只有小杨才知道小李为什么这么努力,因为小李想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去,用工作的累和痛苦忘记那女朋友因为金钱的背叛,如果一旦小李闲下来没事做,整个人会很痛苦的又去想女朋友的点点滴滴,可是这都已经过去了,但是痛苦却像游丝一样不断过来侵拢他。所以他除了累得做不动了,眼痛打架,直接往床上一躺就不会去想这些痛苦的往事。

“唉,男人真不容易!”小杨和小李都四脚朝天的对着天际那遥远的银河,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深夜乘酒爬笔架山。

酒已经喝完,地上一遍狼藉。拾掇一下,两人就互相挽扶着往回去的路上走着。

突然小李提议:“去看樱花吗?”

“现在有樱花吗?”小杨从来没有看过樱花。

“走!”

深夜的气息已经很浓,山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只有神秘莫测的黑暗在等着两人。

“会有打劫的吗?”小李问小杨。

“咱俩一没色二没钱,怕啥。”小杨说。

“哈哈…”两人开怀大笑。

不知不觉,也不知道爬到哪儿了,两人找了块大石头休息了一下,结果都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的鸟儿在叫着,那空旷的山上回转的声音像穿过了几个世纪,显得莫名的苍凉。

小杨很快惊醒,叫醒小李。

回家。

在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有一个草坡,那儿前面一大排雪白的花朵,那是樱花吗?在凌晨的夜色中,显得非常的凄美。

凌晨的风感觉很刺骨,让人真的扛不住了。一望无际的黑夜加上被远处灯光照亮的白花在凉风中摇动,明天还要继续上班奋斗,为每个人自己的平面设计理想努力,所以还是要回去好好睡觉,保存体力。明日再战。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